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童笔趣阁 >> 因为我是仙女呀 >> 吃鸡米花

X队和π队联赛即将开始。

解说员1:现在队员们正在进行比赛前最后的热身准备, 虽然名为友谊赛, 不过看起来双方兴致都相当高涨, 互不承让啊!

解说员2:你更希望哪个队赢得这次比赛的胜利呢?

解说员1:虽然比赛各凭实力, 不到最后谁都说不准, 不过从我内心出发, 我还是自私地希望π能赢。

解说员2:看来你是被π的炸鸡免费吃给吸引了。

解说员1:虽然挑战方π队信心满满, 不过应战方X队看起来也是斗志昂扬毫不示弱,你看他们......呃。

解说员沉默了几秒。

镜头拉近到X战队的休息区,队员们排排坐, 任翔翘着二郎腿,顾折风瘫在阿横身上,正在玩手游《荒野行动》。

任翔:“跳主城区吧。”

阿横:“跳什么主城区你想落地当盒子?”

任翔:“富贵险中求。”

阿横:“......”

任翔:“胆大骑龙骑虎, 胆小你就骑个老母猪。”

阿横:“......跳跳跳, 废话这么多。”

解说员1:呃,看起来X队的队员们相当放松, 还在玩游戏, 应该是信心满满啊。

解说员2:可能他们也想去蹭π的免费炸鸡。

原修却独自站在墙边, 拿着手机, 发送了一条短信, 不过这条短信久久都没有得到回应。

看了看时间,距离开赛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

陆蔓蔓换了一身浅色系的三叶草休闲运动装, 扎了马尾,清清爽爽。

临到要走了, 程遇突然叫住她:“拜托你是去面试哎!不说化个淡妆, 你至少给自己上个底粉,看起来脸色也要好看一些。”

陆蔓蔓偏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脂粉未施,因为欣喜和紧张,脸蛋还红扑扑的。

“没关系啦。”她摆摆手:“又不是入职大公司,只是俱乐部成员,主要还是看实力。”

“你就不懂了。”程遇将她拉到自己桌前,拉开化妆袋取出妆前乳:“现在就连学生会找干事都要看脸呢,别说你们这种打职业赛,队员都是要上镜头的,没颜谁圈你粉啊,这年头,颜值即真理。”

陆蔓蔓无言以对,说起来,在美联队的话,颜值还真不是特别重要,美粉们还是圈实力更多一些,就不知道国内是什么情况了。

她没有谢绝程遇的好意,任由她拿着刷子在自己脸上哗哗捣鼓。

距离面试开始还有半个小时,面试地点在江天大酒店,她在路口拦了出租车,匆匆赶过去。

以前她在美联的时候,面试新队员一般会选在营区场地,所以她也有困惑,为什么π战队的面试会在酒店。

可能是传统不一样吧,听路易斯老爸说中国人喜欢在饭桌上谈事情。

“叮”,手机响了。

陆蔓蔓戳开屏幕,横着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在哪里?

陆蔓蔓快速编辑回复:“在外面,请问你是?”

“你偶像的老公。”

陆蔓蔓:“???”

“原修。”

陆蔓蔓:“噢,老公好!”

陆蔓蔓:“不是,我是说w老公好!”

原修:“在外面哪里?”

陆蔓蔓思忖,还是不要告诉他自己要去π队面试,成功了还好,万一面试失败,丢人倒是小事,不想叫他看不起。

陆蔓蔓:“就是...今天周末,和朋友吃饭啊。”

说起来,两个人都还没有熟络到交换电话号码的程度,他怎么会关心她‘周末在干什么’这种事情。

原修那边松了气,说道:“今天有X和π的比赛,作为一个想加入职业战队的粉丝,了解国内职业赛打法,我觉得你有直播观战的必要。”

陆蔓蔓:“你今天有比赛?不好意思哦,我这几天太忙了没有关注这方面的信息,那比赛开始了吗?”

原修:“快了,还有半个小时。”

陆蔓蔓:“加油。”

原修:“......”

陆蔓蔓:“那我晚上回去看重播吧,你放心,我会仔仔细细把比赛看完的。”

原修:“现在很忙?”

陆蔓蔓:“有一点啦。”

出租车停在了江天大酒店门口。

“不说啦,好好准备吧,祝你吃鸡。”陆蔓蔓快速回复然后收起了手机。

她来不及多想原修为什么会在开赛前半个小时关心她的去向以及...她是否有关注比赛这件事情。

要面试了,紧张紧张,以前都是作为queen队长的她面试别人,没想过还会有成为应试者的这一天。

平静,陆蔓蔓你可以的!

陆蔓蔓上了电梯,来到三楼的牡丹厅包间。

深呼吸,她推门而入。

包间的冷气扑面而来,与此同时还能听到女生之间谈笑说话的声音。

首先入眼的是正前方的小桥流水喷泉雕塑,滴滴答答,包间氛围幽静雅致,正前方是极具中国风的雕栏屏风,屏风后面的圆桌上,影影绰绰似乎坐了不少人。

边上有穿旗袍的服务员走过来低声询问:“小姐,请问您是面试者吗?”

“嗯,是的。”

“请跟我来。”

服务员将陆蔓蔓带到桌边的位置坐下来,陆蔓蔓环视圆桌一圈,发现在座的都是年轻的女孩子们,数了数,有十多个,围着圆桌坐着。

有的女孩化了妆,打扮得漂漂亮亮,穿的是裙子和高跟鞋,有的女孩则和陆蔓蔓一样穿的是运动装...但她们有共同的特点:年轻,还挺漂亮。

陆蔓蔓有些讶异,怎么今天的面试是女孩专场?

以前queen队员面试,男孩女孩都是放在一块儿进行比赛,没有说因为性别而单独剔出男女,因为正式比赛不分性别,男女混战。

有点搞不懂中国这边的职业队招人的模式啊。

不管怎么说,看到这么多女孩来面试职业队员,陆蔓蔓心里还挺高兴的,原修以前说真人职业竞技这么多年也只出了一个w。

这么多女孩对打职业感兴趣,慢慢的肯定能改变行业里女少男多的状况。

身边有女孩低声和陆蔓蔓交流:“你也是学生吗?”

“嗯,是的。”

“我也是,b大的,你以前打过比赛吗?”

“打过,我以前也是职业队的。”

“哇,那你有经验咯,真羡慕,肯定能过的。”

“加油。”

女孩们聊几句便能很快就彼此熟悉,甚至有些已经交换了微信。

这时候房间门打开,几位中年男人走进了房间,入座。

女孩们全部站起身向他们问好。

“各位美女们,久等啦!”油光满面的经理人徐剑坐下来,满脸含笑,招呼道:“快坐快坐,别拘束别紧张,就是一起吃个便饭。”

女孩们听话地坐了下来。

因为几位男经理人入席,女孩们刚刚聊天的轻松氛围自然消减了,大家闷头吃饭,局促了不少。

当然也有几位性格开朗,也懂眼色的女孩,率先站起来给几位经理人敬酒。

“徐总,我叫乔佳佳,我敬你。”

“哎哟,叫什么徐总,疏远了,叫徐哥就行。”

经理人徐剑肥头大耳,脸都要笑出一朵灿灿肥牡丹了。

这时候,陆蔓蔓手机震动,是程遇发来的短信:“丫头,情况如何?”

陆蔓蔓低头编辑短信:“经理人来了,还没开始谈面试的事情,大家在一起吃饭,全是女孩,挺热闹的。”

短信刚发出去,程遇秒回:“全是女孩?搞毛线?经理人是男的女的?”

陆蔓蔓:“男的呀。”

程遇:“......”

程遇:“所以...你们现在一帮女孩,围着几个男经理人在酒店吃饭?”

陆蔓蔓:“对。”

程遇:“我特么怎么感觉,这面试有问题呢。不过好在人多,你就闷头吃饭,但是别喝酒,也别去敬酒,看看情况再说,有问题立刻给为我打电话。”

陆蔓蔓想了想,回道:“好。”

吃饭的过程中,好几个主动的女孩,都让徐剑灌了酒,不那么主动的女孩们,也被迫喝了几杯。

轮到陆蔓蔓的时候,陆蔓蔓端的是茶杯。

徐剑轻挑的眉眼打量她:“我说啊,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还没出大学,不懂社会上的人情世故,现在这时代,想出头,那就得拼,爱拼才会赢嘛!”

身边有女孩出来给陆蔓蔓解围:“徐哥说得对,徐哥我再敬您一杯,谢谢您的指教。”

陆蔓蔓闷闷不乐地坐下来。

爱拼才会赢,这话她同意,不过怎么感觉徐总说这个话,别有深意呢。

她还不懂中国的酒桌文化,也不懂中国人绕来绕去的说话之道。

一头雾水。

有点没劲,待会儿吃完饭,应该就可以开始比赛选拔了吧,不能吃太多,不然待会儿跑起来会嗝气。

陆蔓蔓继续斯斯文文地吃饭。

徐剑继续说:“我们π俱乐部,在国内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职业俱乐部,跟X战队有的一拼,今天π和X比赛你们知道吧。”

女孩们连声说:“知道的。”

徐剑漫不经心问:“那你们觉得,谁会赢呢?”

女孩们相互传递眼神,回答道:“当然是π队能赢了,这还用说么?”

“对呀,X队哪里是π的对手呢。”

陆蔓蔓听着她们的回答,心说好厉害,比赛都还没有结束她们就都知道结果了?

对了,这说不定是考题,经理人在看似轻松的饭局上考验她们对行业和战队的见解。

“X蛮厉害的。”陆蔓蔓决定好好分析:“他们的队长原修,无论是远战还是近战,都很强,难得的全方位发展的选手;任翔速度快,出其不意,是打野搞偷袭的一把好手;阿横思维敏捷,顾全大局,适合打辅助,在最短时间内为战队搜集物资,及时输送补给;至于顾折风,那就更厉害了,国内最年轻最强势的狙击手。”

此言一出,整个餐桌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陆蔓蔓不解地看着他们,继续说:“当然,π也很不错...”

接着她又把π战队的每个队员分析了一通,但终究没有X队员那样详细,毕竟X队员们和她有过实战接触。

陆蔓蔓分析完之后,期待地看向几位经理人,她之前是做了功课的,这番分析也相当客观,完全没有阿谀奉承的意思,应该能的到他们的青睐吧。

徐剑轻咳了一声,说道:“没想到还有女孩对职业战队这么了解,呵呵,看起来你应该是X队的粉丝吧,怎么会想到要给我们π投简历呢?”

陆蔓蔓心说,我不是要给你们π投简历,我是把国内战队都轮了一遍也只有你们π回我了啊。

但她肯定不能说实话,只说我觉得‘π氛围很好很有发展潜力很适合我啊’这种场面话。

“小姑娘,看在你这么懂职业懂竞技的份上,徐哥敬你一杯。”徐剑端起酒杯敬陆蔓蔓。

陆蔓蔓端起茶杯回敬。

徐剑说:“哪能喝茶啊,来,给她满上酒。”

陆蔓蔓连忙摆手:“我不能喝酒,我喝一点就会醉。”

上次就喝了那么一小口,她就醉得钻了男厕所,还那么尴尬地遇到原修,从那以后,她坚决滴酒不沾。

“不喝酒哪能行啊小姑娘,虽然你是女孩子,咱中国社会要男女平等,女孩也要学会喝酒,不然出了大学,怎么在职场混?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几个比较开朗的女孩们随声附和:“是是,徐哥说得对。”

陆蔓蔓还是坚持没喝,主要是喝了真的可能会失态。

不过这样很不给徐总面子,哎,感觉这次面试有点悬啊,只能希望待会儿实战训练,她好好表现一番。

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出了酒店,又去了ktv。

站在东皇夜总会门前,陆蔓蔓有点凌乱,这怎么还没完了,现在已经是下午,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正式的面试啊!

有几个女孩看着夜总会几个大字,已经开始犹豫,想要找个借口离开了,陆蔓蔓问她们:“这就走了么?”

“嗯,走了。”

“可是都到现在了,放弃会不会太可惜。”

“哎呀,反正我们也就是来看看,能不能进都无所谓的啦。”

几个女孩找借口告辞以后,现在就剩下陆蔓蔓和另外四五个吃饭间一直跟徐总敬酒的女孩。

陆蔓蔓也在纠结要不要离开了,诚如那几个女孩说的,她们就是来看看,能不能进战队都无所谓。可是陆蔓蔓是真心想加入π职业队。

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不容易有这样面试的机会,不能放过,说不定几位老总玩开心了,就会开始面试。

陆蔓蔓还是跟他们进了夜总会。

***

小瘸驴子:“比赛赢了么?”

原修刚刚洗完澡,换下军绿色的迷彩服,穿上战队的衣服。

他用毛巾擦拭着微湿润的头发,在休息区稍事片刻,等候待会儿的颁奖。

手机开机,陆蔓蔓发来的短信第一时间横了出来。

原修嘴角微翘,走出休息区,指尖快速回道:“还用问。”

小瘸驴子:“恭喜!”

原修:“嗯。”

过了几分钟,陆蔓蔓又给他发送信息:“我想向你请教一件事。”

“嗯?”

陆蔓蔓坐在ktv的角落里,看着几个女孩陪坐在徐总他们身边,开开心心一起唱歌。

她编辑信息:“其实...我今天去π面试了,一开始是吃饭,完了现在唱歌,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开始实战面试,你们X招人也这样么?”

原修拎了拎裤腿,刚要坐下来,看到这条短信立刻站直了身体。

“......”

陆蔓蔓看着这几个点点点,不明所以:“我就问一下。”

“KTV名字,房间号。”

小瘸驴子:“啊。”

原修:“......速度。”

小瘸驴子:“东皇夜总会,贵妃包间。”

***

原修连队服都来不及换,大步流星走出休息区,阿横叫住他:“队长,这么急去哪?”

“牵驴子。”

阿横追上他:“待会儿还有颁奖,完了还要和π吃饭呢!”

原修突然怒吼道:“吃他娘的狗比饭!”

阿横凌乱地站在门口,眼睁睁看着原修气势汹汹消失在走廊边。

这......

这尼玛......

谁招他惹他了?

***

夜总会包间,女孩们陪坐在经理人身边,陪他们唱歌喝酒玩骰子。

陆蔓蔓翻着刚刚和原修发的短信,这是...要过来么?

不然怎么问她要夜总会的地点,连房间号都问了。

她抬头环扫包间,几个男人脸上挂着酒色的酡红,和女孩子们越挨越近。

今天的面试怕是要黄了。

陆蔓蔓心里不无失落,其实从刚刚来到夜总会她就感觉不对劲了,但就是不肯放弃。

她想打比赛,想加入职业战队,所以不甘心。抱着万一的心情,在这里坐了这么久。

可是几个男经理人好像并不是为了面试她们,而是在找她们陪开心。

陆蔓蔓失望又失落,背起书包就要离开了。却在这时,徐剑拎着两个玻璃酒杯过来,坐到她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陆蔓蔓稍微离他坐远了些,闷声答:“陆蔓蔓。”

“陆蔓蔓,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心想加入π战队。”

陆蔓蔓看了看边上几个女孩,她们同样也都坚持到现在了,说不是真心想进战队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有个女孩,陆蔓蔓刚刚在卫生间碰到,陪酒都陪吐了,很拼。

所以国内都是这样的操作吗。

她脸色越发冷冽:“徐总,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做在这里是干什么,如果不要面试的话,我就走了。”

徐剑也不生气,将橙黄的啤酒倒进玻璃杯,递到陆蔓蔓面前,循循善诱。

“我给你说实话,我们队需要一名替补队员,男女都ok,但是只有一个名额,你看看她们,都在竞争这一个替补的位置,我凭什么选择你,而不选择她们,你要给我一个理由说服我。”

陆蔓蔓连忙道:“我有打职业的经历,成绩还不错,我在简历里都有提到。”

“我记得,美联队来的,对吧。”

“嗯。”

“这里不是美国,美国有个微笑w,也有些打比赛打出成绩的女孩,不过国内嘛,情势可能更加严峻,你也看到了,你的竞争对手们都很优秀。”

“选择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陆蔓蔓连忙说:“微笑w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如果我加入π,一年之内,带π打入全球赛。”

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却不曾想徐剑突然笑了起来:“真是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呀,越看越喜欢!”

他说这话的时候,手落到了陆蔓蔓的大腿上。

陆蔓蔓仿佛触电一般,“蹭”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连连后退几步。

阵阵恶心感涌上心头,快要吐了。

明白了,一切都清晰了,这不是面试,这就是...陪男人。

徐剑也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他脸色冷了冷,将酒杯推到她面前:“小姑娘,来喝一杯,咱们好好谈一谈入队的事。”

陆蔓蔓脾气蹿上来,做事不顾后果,她捡起酒杯,直接泼在徐剑脸上:“喝你麻|痹呀!”

哗啦。

周围人同时停下手里的动作,望向徐剑这边。

猝不及防被泼了酒,徐剑脸色挂不住,气得鼻子都要歪了,不过立马就有女孩走过来拿纸巾给他擦脸擦衣服,为陆蔓蔓解围:“徐总别生气,这丫头还小,不懂事。”

像是报复似的,徐剑直接将给他擦水渍的女孩拉进怀里,指着陆蔓蔓怒骂道:“你别给脸不要脸,都留到现在了,装什么装!你要真的这么清高,你现在就走,老子不稀罕你,漂亮的女人有的是,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陆蔓蔓抓起书包,气冲冲转身就走,走到门边手刚按住门把手,她脚步却顿住了。

回头,那女孩被徐剑搂在怀里,脸色虽然抗拒嫌弃,可是她却没有推开他。

为什么不呢?

这房间里的女孩,明明知道这些猥琐的男人是在占她们的便宜,也分明嫌恶,可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陆蔓蔓咬咬牙,终于回身,重新走回到徐剑身边。

徐剑以为她是改变了主意,挑眉看向陆蔓蔓:“小丫头,识时务者为俊杰,知道吗,机会就摆在面前。”

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看你能不能把握。”

“我今天终于知道,为什么美联队看不起中国职业队。”

她居高临下,冷觑他:“只有强者才值得被尊重,中国队太弱。”

徐剑眼角抽了抽。

陆蔓蔓继续道:“而中国队之所以弱,就是因为队里有你这样的害群之马!”

徐剑似毫不在意,冷笑说:“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你算老几啊你。”

她环顾周围女孩:“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让这群王八蛋欺负么?”

她们沉默着没说话,徐剑身边的女孩脸色难看:“你要走就走,说这么多干什么,本来机会就不可能人人都有,要成功就得付出代价,你不想入队,我们还想呢。”

想成功,就要付出代价。

陆蔓蔓赞同这句话,成功的代价,可以汗水可以是泪水,可以是所有你所心甘情愿为之付出的辛劳...但绝对不应该是出卖身体和尊严。

陆蔓蔓转身要走,不过临走的时候,她猛地一脚踹在了徐剑的膝盖上,报刚刚咸猪手之仇。

“哎哟!”徐剑大叫一声:“你个贱人,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老子分分钟捏死你!”

陆蔓蔓转身就跑,打开门冲出走廊,朝着电梯口跑去。

徐剑追出来,陆蔓蔓看着电梯门正在往上升:2、3、4...

徐剑三两步朝她跑过来,她急忙按下按钮,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陆蔓蔓冲进电梯,却不曾想,径直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怀抱很坚实,很硬朗。

味道,是淡淡的烟草香。

她抬起头来,便望见原修轮廓锋锐的下颌。

他穿着红黑色的队服,英俊的脸庞也因此沾染了几分亮色,他垂眸看向身侧陆蔓蔓,幽深的眸子略带了波澜。

他伸手护着陆蔓蔓的肩膀,稳住她的身形。

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徐剑,眼角肌肉轻微颤了颤。

徐剑看清了电梯里的男人的目光,他立马收住了脚步,没有再追上来。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陆蔓蔓嚣张地冲徐剑竖了个中指:

f*ck you。

***

学校后门,炸鸡店。

陆蔓蔓坐在高脚凳上,身边台上搁着一瓶可乐。原修付了款之后,拿过来一盒嗞拉嗞拉的鸡米花,放在陆蔓蔓面前。

陆蔓蔓无声无息打了个可乐嗝。

原修在她身边的高脚凳坐下来,他松松垮垮的薄裤此刻紧紧勾勒他修长的腿型。

他拿出手机给队友发了条信息,然后手机被他扔在桌面。

陆蔓蔓又喝了口可乐,偷摸观察他,他额前刘海垂下来,扫着眼睑。哇他睫毛真是长啊,比女孩还长,又密又软,真好看。

两个人无声无息地尴尬了会儿,原修拿着牙签串了一块鸡米花吃。

于是陆蔓蔓也拿起了牙签,还问服务员要来了番茄酱,蘸着在鸡米花盒子上。

然后原修拿来辣椒面儿,问道:“吃辣?”

陆蔓蔓摇头:“不吃。”

于是原修将辣椒面倒在边上的小盘子里,自己蘸着吃。

这时候陆蔓蔓电话响起来,是程遇打来的,她赶紧接通。

“已经离开了,现在在学校外面吃炸鸡...入队的事肯定是黄了,不过感觉他们也不是真心招人,没关系啦,不用不用,你不用过来,我这边...”

她看向原修,他修长细长的指尖拎着牙签,安静地串着鸡米花,蘸着辣椒面儿。

“我这边还有个朋友,嗯,晚上回来细说,拜。”

挂掉电话,陆蔓蔓对原修道:“谢谢你来接我。”

“嗯。”原修神情淡定:“你把π的经理人怎么了?”

“踹了一脚。”陆蔓蔓说:“可惜角度不好,只踹到膝盖。”

原修放下牙签:“你还想踹哪里?”

陆蔓蔓毫不在意地说:“踹唧唧。”

原修手顿了顿,垂着眸子,看向碗里的鸡米花。

陆蔓蔓感觉他好像是在笑,嘴角的弧度很好看,就像清晨一抹斜梢的阳光。

“你们美国女生,讲话都这么...”他抬眸问:“不拘一格?”

“说的你好像不讲粗口似的。”

“我们不一样。”

“男生了不起么。”陆蔓蔓撇撇嘴,望向他裤衩三角区:“你也就比我多一根...”

原修连忙串了一块鸡米花扔她嘴里:“吃鸡。”

陆蔓蔓闷不吭声咀嚼鸡米花,情绪有些低落。

原修道:“以后再有这种事,自己小心点,防人之心不可无。”

陆蔓蔓说:“你们X也不招女生对吧?”

原修说:“不招,不过...”

她抬头,略带希冀望向他。

“如果是w,肯定没问题,高薪,正式队员。”

陆蔓蔓拿着牙签的手紧了紧,良久,她又串了一块鸡米花,蘸番茄酱,小口咬住。

“w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她沉声说:“也许将来,还会有新的w涌现,你们为什么不可以有点耐心?”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人从来未曾有一刻停下奔跑的脚步,我们的耐心很难得。”原修看着陆蔓蔓:“国内真人竞技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的确应该改变,但是需要时间。”

“我知道,这些话不该对你说。”她敛眸:“毕竟你也无法左右投资人的想法,我不想让你为难。”

原修嘴角挑了挑:“让我为难的意思是你想求我,入X队,凭什么我会答应,当初即便是w,我说过我只会给一个替补,何况是战绩平平的你。”

陆蔓蔓抬头看向他,他眸色幽深:“我们中国人,讲用成绩说话,如果真的想让别人信服,你就要做到像w一样好,甚至比她更好。”

陆蔓蔓皱眉:“可是我都不能加入战队。”

原队坦然道:“谁说一定要打职业赛才能拿战绩,当初我进X之前,打校赛省赛和全国赛不下百场,折风少年进X之前,狙下的人头数是他现在战绩的一半。”

陆蔓蔓猛然抬头,看向原修。

原修星辰一般的眉宇间,拧着坚定与确信。

“既然决意抛弃过去,那么就亮出成绩来,给那些看不起你欺负你的家伙瞧瞧,真人竞技不是男人的天下,女孩也可以打得很出色。”

原修的一番话,说得她狼血沸腾。

是啊,国内各种各样的赛事,并不是只有职业赛这一种,就连他们学校都时常会举办这个杯那个杯的竞技赛,毕竟这项运动在中国真的是...太受欢迎了!

原修短短几句话,为她点出了一条柳暗花明的通途大道。

“嗯!我会打好比赛,拿成绩说话!”陆蔓蔓攥拳:“你这么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原修脸色温驯和缓,拿牙签粘鸡米花。

陆蔓蔓看着他,微笑说:“谢谢你啊。”

原修挑眉:“怎么谢我。”

“请你吃咸酥鸡好不好。”

原修摇头:“我请你吃了鸡米花,你再请我吃咸酥鸡,这叫礼尚往来,不叫谢。”

网上说这个男人毒舌腹黑口齿伶俐锋芒必争寸土不让,还真是...名不虚传,这都要与她计较,说谢谢不是礼貌么,还真要她怎么谢?

陆蔓蔓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呢?”

不想叫爸爸,不肯叫老公。

原修眼角微挑,绽开一抹桃花笑。

“不如叫声哥哥来听听。”

喜欢因为我是仙女呀请大家收藏:(www.xitongzijia.net)因为我是仙女呀学童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因为我是仙女呀最新章节 - 因为我是仙女呀全文阅读 - 因为我是仙女呀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因为我是仙女呀 学童笔趣阁

猜你喜欢: 豆沙包掌心宠爱重生之丁浩龙出没注意!学术新星受难记兰翔修仙技术学院戏精守护者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挖坑要填[快穿]你不知道的事婚途末路合法同居(家教)恋爱吧,草壁子!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影后的死对头全破产了无爱承婚合久必分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夜色之前百兽争鸣峨眉派偶像时光里的蜜果春光无限好梁医生又在偷偷套路我总裁我想给你生包子你,不准撩!
完本推荐: 魔神乐园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寸芒全文阅读国色芳华全文阅读剑道真解全文阅读一蓑烟雨任平生全文阅读你撩我一下全文阅读娇妻如云全文阅读全息网游之苦力全文阅读不朽丹神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夜来公主香全文阅读天命新娘全文阅读掌御星辰全文阅读我竟不是人全文阅读楚汉争鼎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凶案现场直播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舍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人在超神娶妻鹤熙进击的后浪催妆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网王:最强老师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冠上珠华网游西游:重生游戏上市前!低调为王我真的只是个网红开局签到十万年霸天武魂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基因大时代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失落的书全职法师之隐者亿万富豪从相亲系统开始无限列车海贼:百岁老师金刚不坏大寨主福运娇妻在五零首辅娇娘我真不是大佬农家辣娘子表哥万福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规则系学霸

因为我是仙女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因为我是仙女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因为我是仙女呀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因为我是仙女呀 学童笔趣阁移动版 - 学童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