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童笔趣阁 >> 因为我是仙女呀 >> 表白

陆蔓蔓隐约能听到美国国歌的旋律缓缓飘来, 过去无数次站在荣耀的舞台, 国歌为她而奏。

而如今, 再听到这熟悉的旋律, 陆蔓蔓百感交杂, 国歌不再为她而奏, 永远不会再是了。

队员们换上了在正式场合穿的红黑色棒球形制队服, 在前排观礼台落座。陆蔓蔓俯身在桌下,给原修去了一个电话。

“嗯?”

陆蔓蔓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嘈杂的声响,莫不准他在哪里。

“原修。”

“我在。”他声音低沉, 略带嘶哑。

“你...还好吗?”

“听得不是很清楚。”

他那边实在太过喧闹,陆蔓蔓手捂着话孔,放大了音量:“你在哪里呀?”

“菜市场。”

“啊, 你怎么在菜市场?”

“有事?”

“狮虎队的颁奖礼, 你也要上台的啊。”

即便是输了,也要上台和和对手握手拥抱, 以表示友好和风度。

原修漫不经心说:“这个没关系, 你代我上台跟他们握手就行。”

“这样么。”

陆蔓蔓挂了电话, 心里犯嘀咕, 原修怎么会跑去菜市场, 她以为他会一个人躲在什么角落兀自疗伤呢,还在措辞怎么安慰他。

看起来似乎不需要。

不过跑去菜市场也太奇怪了吧, 是精神受刺激了?

陆蔓蔓越想越觉得可疑,于是对坐在身边的任翔阿横说:“比赛结束就结束了, 别想了, 队长面前也别提。”

任翔沉默地点点头,顾折风呆呆的,还在恍神,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陆蔓蔓又凶巴巴对李银赫说:“待会儿回去别唧唧歪歪惹队长不开心噢,不然我打你。”

“老子也不开心啊,老子还没有这么憋屈输过比赛!”李银赫同意很不爽:“早知道老子当初就应该进美联队,发展前景更好。”

陆蔓蔓说:“进美联队,你的水平估计只能当替补,鸡头凤尾,都是自己选的,有什么好后悔。”

任翔补刀:“他现在也没当成鸡头。”

李银赫不讲话了,微信提示音响起来,他戳进去看了内容之后,按着‘说话’,发送了一段怪怪的川味儿语音:“妹儿,你别安慰我,莫得事,哥哥一点儿都不难过,比赛嘛,有输有赢正常啊。”

顾折风烦闷地捂住了耳朵,将脑袋埋进桌子里。

程遇担忧地看着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没事吧。”

顾折风没有回答她,看样子真的受了极大的创伤。

很快,颁奖典礼开始,X战队员陆续上台。

虽说是为了表示友好,不过刚刚两队针锋相对你死我活过,队员们心里要说没有一点怨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狮虎队的队员们笑得嚣张又跋扈,看他们的目光,俨然如看手下败将,美国小子们个性张扬,什么情绪都是挂在脸上。

X队员们皮笑肉不笑,和他们一一握手。

劳伦斯是狮虎队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显然行事作风都要成熟稳重很多,他和顾折风握了手,顺带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你是这么多年我遇到过的,最优秀的狙击手,你输的只是经验而已。”

顾折风知道,这话可能带有安慰的意思,他和劳伦斯的鸿沟,可不仅仅是经验那么简单,无论是枪法意识还是敏锐度,他都远远比不过他。

顾折风咬了咬下唇的唇肉,终究还是一言未发,他真的不想说话,不管是场面话还是心里话,他都不想说。

从现在开始,他不想和任何人讲话。

陆蔓蔓代原修上台,走了一个过场,与迈克轻描淡写地握了下手。

“不是吧,叫个女的过来敷衍我啊。”迈克嚣张跋扈:“你家队长呢?别是打怕不敢见人,躲哪儿哭鼻子去了吧。”

陆蔓蔓冷眼看他,面无表情:“队长有事,先行离开了。”

“哎呀,我还想再和他交流交流呢,刚刚他也太紧张了吧,连我走到他身后都不知道,这种心理素质,居然还能成为你们中国最强职业选手,看来中国职业竞技,也就这样了。”

周围几个队员也发出了低声的冷笑,观众看起来,他们好像还聊得蛮开心,没有人听到他们说什么。

陆蔓蔓知道,狮虎队这次来中国打挑战赛的目的,多半也有碾压中国竞技圈以扬名示威的意思,毕竟在美联,他们总被queen压一头。

“讲真的,挺感谢你们不远万里飞过来打比赛。”陆蔓蔓嘴角扬了扬:“中国职业竞技会慢慢崛起,或许便从你们开始。”

“是么。”迈克相当不以为然:“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再来感谢我吧,希望我不会等到头发都白了。”

队员们再度爆发出笑声。

几位队员心理素质还挺过硬,能扛包袱,即便被他们这样贬低,他们也没有过激反应,要是换了queen队,换了乔星野,估摸着早就挥拳头干上了...

“shi|t!”

就在陆蔓蔓心里暗自佩服他们沉着的时候,李银赫就破功了,撸了袖子要扁人,被任翔眼疾手快给一把拉住。

“想连带整个战队陪你禁赛你就上。”

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并不好看,任翔说完这句话便松开了他。李银赫虽然气愤,掂量着禁赛两个字的分量,终究没有上前。

初夏雷雨来临的前夕,褐色的浓云沉沉地压在城市上空,偶尔有一道闪电自天际劈下,干巴巴照亮了夜空。

队员们糟糕的心情如同这黑压压的天空一般沉闷压抑,自保姆车上下来,三三两两,有气无力回了基地。

刚打开门,扑面而来的牛油香味,让陆蔓蔓精神为之一振。

火锅啊。

众人循着香味,来到饭厅,只见长方桌上摆着一个电磁炉,炉上架着红油滚滚的火锅,周围摆放着各种菜品碟子,有卷牛肉,毛肚,鸭肠,还有虾饺和鹌鹑蛋...

原修系着小碎花围裙,将刚刚洗好的青笋端上桌。

周阿姨跟着出来,嘴里絮絮叨叨抱怨说:“也不嫌麻烦,要吃火锅就到外面吃啊。”

原修讨好地拍了拍阿姨的肩:“输了比赛,还去外面吃火锅,被拍下来网络上又是腥风血雨。”

“哼,反正,吃完你们自己收拾。”周阿姨摘了围裙:“那我不管你们了啊。”

“谢谢阿姨。”

果然...家里的味道,终究是没变,无论外面刮着怎样的狂风骤雨,家终究是家,散发着香喷喷的牛油火锅味儿。

队员们看着香喷喷的滚油的火锅,愣住了。

“过来吃饭,还要我给你们拿碗筷吗?”

陆蔓蔓意会,将mcm的双肩包随手甩沙发上,噔噔跑去厨房拿了六个人的碗筷,依次摆上桌。

“快饿死啦!”

她能够领会原修的良苦用心,作为队长,所有人都可以消沉,颓丧,唯独他不可以。

比赛结束后,他便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给队员们煮了火锅。

大伙儿挨着在桌边坐下来,这次不同于以往,几人没有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他们沉着脸,也没什么话好说。

低气压旋在饭厅上空。

原修将牛肉和毛肚倒进沸腾滚烫的红油中,对陆蔓蔓说:“锅里我给你熬了骨头汤,先去盛一碗喝。”

她吃饭前是要喝汤的。

“修修真贤惠。”陆蔓蔓拍拍他的肩膀夸奖他,扭头问众人:“你们要汤么?”

“不用了。”

“不要。”

好吧,看起来大家精神都很萎靡。

陆蔓蔓盛了汤回来,见众人闷不吭声吃饭,她又提议道:“吃火锅怎么能没有饮料呢。”

原修想起来:“冰箱里有冻啤酒,还有可乐。”

“我去拿!”陆蔓蔓自告奋勇,跑上跑下很是勤快,尽可能活络场面。

而就在这时候,李银赫筷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他深呼吸,捡起筷子,却并没有再去换一双的意思。

原修看向他,他也抬头,望着原修,沉声说:“你让我挺失望。”

队员们也都...放下了筷子。

李银赫反正是不怕谁的,想说什么就说了:“比赛输成这样,大家都不好过,你居然还有闲心煮火锅,拜托,谁还想在这里陪你吃火锅。”

原修指尖筷子捣了捣碗里的蒜蓉,面无表情道:“都没有食欲么?”

任翔叹息一声:“抱歉队长,真的...吃不下。”

一言未发的顾折风已经推开椅子,起身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几分钟后,程遇也起了身:“我还是...去看看他,抱歉啊队长。”

李银赫也离开了,桌上就剩任翔,阿横和陆蔓蔓。

原修扫了几人一眼,沉声说:“既然不想吃东西,就下桌吧。”

“队长...”

“我说不想吃就下桌,难道你们想看着我吃吗?”

阿横和任翔对视一眼,终于起身回了各自的房间。

眸子里的光跟着寂灭了。

所以,就剩了他一个人,还有热腾腾的红油火锅,以及满桌丰盛的菜肴。

心里,空落落。

这种时候,他没有办法像过去那样,板起脸来教训他们,作为一队之长,是他没有带好他们,输了比赛,大家都有责任,他责任最大。

队员们心里难受,他又何尝好过,但是所有人都可以消沉,可以颓丧,他不能。

他是队长,如果他垮了,战队就不会有希望了。

所以他特意去菜市场买了菜 ,给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火锅。

但这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用,过去赢得太多,因此这一次的失败对大家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打击...

陆蔓蔓拎着两瓶冰镇啤酒回来,看到大家都走了,她没说什么,坐到了原修对面的位置,笑嘻嘻说:“吃火锅啊,怎么能没有啤酒呢!”

说着她又拿了两个玻璃杯过来,将杯子里倒满了黄澄澄的冰冻啤酒。

原修有点无奈,起身去给她拿了可乐过来,代替她手里的啤酒杯:“未成年少女,喝什么酒。”

“成年了!”陆蔓蔓不服气:“可以喝酒。”

“半杯倒。”原修无奈地说着,给她夹菜:“在你撒酒疯之前,还是吃点东西吧。”

陆蔓蔓也给原修夹了煮熟的鲜嫩牛肉卷:“你知道我想吃火锅,特意给我准备的吧。”

“呵。”

“真的,太体贴啦!”

又没有外人了,给他找什么台阶下,一点辣都吃不了的家伙,想吃什么火锅。

在原修的看护下,陆蔓蔓只喝了一小杯啤酒,她是酒精过敏体质,即便是小杯,也足以微醺半醉。

她对他说:“平时别人让我喝酒,我都不喝,只有很开心,和很要好的朋友在一起,我才会喝酒。”

“那你今天很开心?”

“开心啊。”陆蔓蔓看着满桌狼藉:“有幸能吃到队长亲自下厨煮的火锅,当然开心。”

要知道原修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矜贵男人,他肯下厨做饭,百年难得一遇啊。

“今天的确难得,以后这种机会也不会再有。”

“咦,为什么?”

“这样的失败,我不允许再有第二次。”他的话音清润,双眸却格外坚定。

不知不觉,桌上空了好几个啤酒瓶。

陆蔓蔓叼着可乐吸管,陪他一杯杯啤酒下肚。

不像别的男人,微醺之际便喜欢夸大海口,畅天说地。醉后的原修,很安静,沉默如山。

她望向他,开阔的额下横着两道浓密的剑眉,暖黄灯光笼罩着他柔和的脸庞,肌肤被酒意熏出润泽的红晕。

他似乎没有多吃,甚至都没怎么吃东西,所以不像陆蔓蔓红扑扑跟香肠似的辣唇,他的薄唇清润光泽。

他的微醉的目光流动到陆蔓蔓的脸上,她感觉到血液奔涌到脸颊间,烧出一片酡红。

窗外,电闪雷鸣,门外芭蕉叶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

陆蔓蔓赶紧起身,跑过去关上了窗户,同时也掩饰住心头的慌乱。

刚刚是怎么回事,她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很慌,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她有点害怕。

“谢谢你陪我吃饭。”原修的目光随她的身影流转。

陆蔓蔓坐回桌前,筷子伸进锅里捞了半天,捞出一块虾饺,咬下饺皮。

“唔,什么谢不谢,吃饭都要谢,那你干脆每天对我说三百遍谢谢,谢谢我早上起床,谢谢我不争厕所,谢谢我给大佬递纸...唔!”

原修抽来纸巾,擦掉她红扑扑肉嘟嘟的嘴角一抹油渍,也止住了小话痨精的唧唧歪歪。

轻擦而过,却在陆蔓蔓心上拂过一片小小的波痕荡漾,脸颊更是火烧火燎。

啊,今晚怎么回事,喝了酒么,状态这么不对劲。

“原修啊,我好像有点醉了。”她抿了抿油嘟嘟,红扑扑的唇。

“真的醉了?”

陆蔓蔓觉得,应该是醉了吧,于是她点点头。

“你过来。”

“嗯?”

“过来这边。”

于是陆蔓蔓起身,绕过桌子来到原修身边:“怎么了?”

她站着,他坐着,她还是要比他稍微高那么一点点。

原修宛如父亲一般,理了理她的衣领,嫌弃地看向她的唇,皱眉说:“好油。”

陆蔓蔓赶紧抽了纸巾擦嘴,以为原修要给她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要端正衣冠形象。

却不曾想,原修一把抽走了她手里的纸巾,将她按坐下来。

“我现在...现在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他醉眼迷离,凝望着她稚嫩的脸庞:“这句话,我只说一遍,以后也不会再说,无论你酒醒之后能不能记得,我都只讲一遍。”

陆蔓蔓不知道自己醉没醉,但是这小子...好像醉的不轻。

主要是,他按着她坐在硬邦邦大腿上,这是什么姿势!

喜欢因为我是仙女呀请大家收藏:(www.xitongzijia.net)因为我是仙女呀学童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因为我是仙女呀最新章节 - 因为我是仙女呀全文阅读 - 因为我是仙女呀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因为我是仙女呀 学童笔趣阁

猜你喜欢: [综]才不是魔法少女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黑乌鸦白乌鸦我这糟心的重生百兽争鸣旧欢如梦甜,就是短戏精守护者迷人病[快穿]要出嫁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因为我是仙女呀逼真梁医生又在偷偷套路我涅槃春光无限好重生成猎豹夜色之前重生之丁浩将错就错地下情人我是大佬的小乖乖穿越1980当学霸[娱乐圈]初恋与替身软刺每天都在要抱抱
完本推荐: 少董的冷魅保镖全文阅读游戏加载中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全文阅读末日叛刃全文阅读有个精神病暗恋我全文阅读清朝穿越记全文阅读雪山上的慕容纸全文阅读一杆进洞全文阅读重生之算账全文阅读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全文阅读天地霸气诀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佞全文阅读醉卧美人膝全文阅读犬之神[综].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在东京教剑道亿万富豪从相亲系统开始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造化神宫万兽朝凰斗罗之自律的魂兽全能大佬又上头条了龙图案卷集·续肆爷你甜度超标了超越狂暴升级我真没针对法爷软萌宿主被病娇大佬捡走了我家姐姐有点狠永恒圣王旧日之箓我真不是大魔王深夜乐园大唐逍遥驸马爷全球神祇时代1627崛起南海仙魔三国大玩家元希修真录柯学捡尸人在超神学院的王者荣耀妖孽奶爸在都市人在超神娶妻鹤熙仙箓逍遥侯小阁老

因为我是仙女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因为我是仙女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因为我是仙女呀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因为我是仙女呀 学童笔趣阁移动版 - 学童笔趣阁手机站